收藏本站 | RSS订阅欢迎访问北京繁爱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文化民俗中国传统村落—— 稿 旁

中国传统村落—— 稿 旁

国家授权 | 文章时间:2019年09月17日 17:04:10 | 编辑作者:文化中国

  那是高山之巅的苗寨,叫稿旁。稿旁村从属剑河县岑松镇统辖,坐落剑河县城东面,距剑河县有名的旅行景点温泉约14公里。稿旁村现有355户,下辖5个乡民小组,1300余人,苗族人口占100%,是个民族风情浓郁的村寨。2019年稿旁村当选国务院第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一)

  驱车从清水江边一个叫剑河展架大桥的当地往东拐,过了一个叫下岩的村寨后,就一向爬坡一向爬坡,公路在山间弯曲回旋扭转延伸进大山的深处。在剑河县,稿旁是个归于海拔较高的村寨,稿旁海拔1100米。假使你是冬季的早晨去稿旁,山间会弥漫着大雾,好像是在云雾里行走。当然,我以为去稿旁,最美的时节应该是春末,因为稿旁海提高,从清水江边上到稿旁,你能够领会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笔下《大林寺桃花》里写的“人世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怒放。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的意境。春末,清水江边山野的花儿早凋谢了,而稿旁上面的花此时正敞开。当然,稿旁是个民族村寨,上面没有寺庙。你只能领会“人世四月芳菲尽,稿旁桃花始怒放”。

  这次去稿旁,不是去旅行,而是去参与一年一度的小学升初中结业考试监考。正是盛夏的七月。上稿旁的路满眼都是绿色:山野上碧绿葱翠的树木,山间绿莹莹正抽穗的禾苗……都绿得直逼你的眼,这时山间忽然传来一阵歌声,你就觉得好像来到了另一国际。说实话,已有很多年初不到稿旁了。稿旁仍是我小时回想印象中的稿旁吗?

  当车抵达山顶上的山沟时,不经意间,一个村寨就缓缓展示在你的眼前——鳞次栉比的房子天然散落在一条小山岭上,村边是古木参天的大树,树木连接着一些梯田向四面延伸与山野连成一片,这便是稿旁村。一眼看上去,稿旁不归于冷艳美丽一类的村寨,它缄默沉静、朴素、天然,好像你来与不来它都相同沉着、缄默沉静地矗立着,以共同的姿势在这片土地上天然生计与开展。村中最夺目的是一栋三层楼高的白色砖瓦房——那便是稿旁小学。咱们抵达村中的稿旁小学的时分,已是下午。稿旁小学的同行热心地招待咱们。带队的副校长招集六年级结业学生进行升学发动及组织考场事宜,我没有事,而离吃饭时刻还有一段时刻,所以一个人拿着相机走进村中。

  (二)

  稿旁依然是我曾经那个回想中的稿旁——天然、朴素。仅仅村中原先的泥土小道都铺上了水泥,路面比曾经洁净整齐;各家各户都接上了自来水,这是稿旁的新变化。村寨里很安静,和外面的许多村庄相同,大多年青人都外出打工了,在村里看到的大都是留守的白叟和小孩。在村中一块小空地上,几个四五岁的小孩在玩小石头游戏,看到我手中的相机对准他们,用猎奇的眼光地望着我。偶然遇到白叟,他们怯生生地问你来做什么?当他或她知道我是来参与监考的教师,便热心地邀约进家去坐坐。我不想打搅他们慈祥的日子,微笑着与他们挥手……

  站在稿旁小学的教育楼上,太阳正西沉,丹红的晚霞映照在稿旁村上,稿旁似一位披上金赤色衣服的含羞的女子,柔软而美丽。我静静审察着眼前这个缄默沉静、朴素的村庄,有谁能想到这儿曾是一个乡政府的驻地呢?史料记载:1953年始建稿旁乡,后历经变化,1957年属岑松片,1958年属革东公社,1961年设革东区公所稿旁管理区,1963年建稿旁公社,1984年改社为乡。90年代初,撤区并乡,吊销稿旁乡建制,并入岑松镇。撤乡后,乡政府的工作人员走了,本来人来人往就事的乡政府大楼触景生情,稿旁乡也演化成稿旁村。我不知道这样的演化稿旁人是否有过丢失?时刻会改动许多东西,现公路现已延伸到村里,那个曾经稿旁人去岑松赶集肩挑背扛的困难年月隐进前史的深处。其实,稿旁乡也好,稿旁村也罢,稿旁仍是那片六合山水。

  回想又浮现在我眼前:那是我第一次到稿旁,记住那时我读小学三年级。和祖父去稿旁过鼓藏节,四村八寨的人涌来看鼓藏节,稿旁村寨热烈极了。那晚因为主人家来客太多,只能打地铺睡。第二天天蒙蒙亮,我还在模模糊糊睡梦中,一同睡的人纷繁起来了,他们说去看杀鼓藏牛,所以我跟着他们向杀牛坪涌去。在那冷兮兮的冬季清晨,我第一次看到了鼓藏节那奥秘的杀牛典礼。杀牛坪上四周挤满了黑漆漆的人群,几个穿戴本民族服饰的男人用一根木杠把鼓藏牛拉在鼓藏坪上转着圈,有人在给鼓藏牛不断敬酒。时辰到了,掌牛杠的人把牛头高高抬起,一个穿戴女性衣服戴着银项链的中年男人把磨得锃亮的长刀藏在死后,渐渐向牛接近,瞅准机遇,一刀向牛脖子捅去,血从牛脖子喷涌而出,牛倒地挣扎,人们大声喝彩,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了奥秘而触目惊心的鼓藏节杀牛局面。之后,村寨里芦笙响起来,姑娘们穿戴盛装来到村里的球场上翩然起舞,男女老少也快乐地参加踩芦笙的部队。寨中鞭炮声、芦笙声、歌声、欢笑声……

  “吃饭喽!吃饭喽!”一阵喊吃饭的声响,打断了我的回想。晚餐设在稿旁小学食堂,两桌很丰富的菜肴,都是稿旁本地的绿色食品——村里人自己喂的土鸭,村中人家腌制的瓯馐菜,还有从坡上捉来的打屁虫(九香虫),让人垂涎欲滴。酒已倒进了碗,屋里飘荡着幽香的气味,同行热心的邀约,不喝酒便是不敬了。我历来喝酒不可,一碗酒下肚,就飘飘然了。胃因不能接受酒精的影响而不停地翻滚。只妥当逃兵——悄悄溜出来。

  (三)

  天空中一轮弯弯的月亮已升起来,静静地注视大地。多情的月光把我引入村中的小道。我好像听到了歌声,沿着歌声的方向走去,在一家门前,两个年青男人在唱情歌,歌声动听悠扬。那是心灵深处流出的歌,颤音中带着连绵的心意,这是稿旁的青年在谈爱情。他们两好像要把屋里的女孩邀出来或开门让他们进去。可他俩唱了好久,也没见女孩开门,他们绝望地离去。后来旁人告诉我,那家的姑娘还在读书,所以没有出开门出来对歌。稿旁苗族的爱情方法是共同的,男女之间的往来往往以歌为媒。假设你喜爱某个姑娘,就去她家门前屋后歌唱,用歌声把她引出来或她开门让你进家坐。天冷的时分,这中对歌爱情的方法,能够在姑娘家里进行,这是当地苗族的一种爱情风俗,爸爸妈妈哥嫂都不会对立。一般状况是姑娘把来对歌的小伙子们引入屋,在火塘上升好火,就出门去喊平常相好的姐妹来陪小伙子们对歌。姑娘们一边,小伙子们一边,隔着火塘对歌,焚膏继晷。我幻想着某个冬季的夜晚,那个男女其乐融融的对歌局面一定是多么的温馨与浪漫!

  月光洒满了大地,稿旁村静静地入睡了。了解一个村庄需求时刻,了解一个村庄的文明更需求时刻。我是个过客,稿旁于我仅仅一二次美丽的邂逅。一次或两次的邂逅是很难深化了解它文明的中心的。要全面了解稿旁苗族文明,还得花时刻与心思。我只能把稿旁放在心底,等待下一次与它再相见。


推荐阅读:

《于右任书法全集》出书 曾创建“规范草书”

《论语》:中国人的必读书

关于我们

相关文章: